金皇朝彩票_金皇朝彩票平台|官网

忽然看到了站在一旁未得他吩咐尚未敢入房的康

 倒档,意味着一切都将回去,倒档点之后打怪升级所获得的经验和装备,所有的一切,也都将消失。包括……他手中托着的宙轮。
 
    如果回到昨天这时候,他今日得回的宙轮也将从他手中消失,仍旧回到第五夫人手中。而他昨日此时在干什么?正从长安搭了大车赶往青萍镇上。
 
    李鱼呆呆半晌,忍不住笑了起来,他忍不住地苦笑,实未想到,宝物失而复得,换来的竟是这样两难的局面。最可恼的是,他并未摸索明白这东西究竟有多大用处,究竟有什么用法。
 
    用眼泪?他么的再穿越十年,回到隋末乱世之中?那时吉祥、作作她们还未出生呢,凌若也不过是个小女童,他要做一个慈祥的老爷爷,陪伴她们长大么?
 
    用血液?倒退回昨天,他连宙轮都将失去,一旦改变了预知的历程,他将如何应变?弄不好当场就挂了,连宙累也失去了重新到手的可能。
 
    拖过今天?拖到明日此时,那时就可以无所忌惮地行动了?可是他要拖到明天,曹韦陀会等到明天么?
 
    凌若,今晚就会被曹韦陀占有,!他明日“倒档”回来,凌若固然不会知道这一天一夜都发生了什么,身体也会复原如初,可是有一样东西是不会倒档的,那就是他李鱼的记忆。
 
    他会很清楚,这一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,他真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?
 
    穿越回十年前?
 
    倒档回昨天?
 
    硬着头皮面对今天?
 
    这宙轮果然不是万能的,有些事,只能自己去面对、去解决啊!
 
    李鱼无比地纠结:谁能教教我。我,究竟该如何选择呢?
 
 第386章 心机
 
    曹韦陀登上归来客栈二楼。
 
    在走进大门的时候,看到那烧得半毁的门户,曹韦陀已面沉似水。
 
    等他走上二楼房间,七夫人、九夫人和第五先生夫妇,正看着第五凌若,苦口婆心相劝。
 
    一见曹韦陀进来,脸色极其难看,第五夫妇既心虚又尴尬。
 
    也难怪曹员外生气,换了谁,他要纳的小妾总是一门心思地要跟别的男人跑掉,这心里也不会舒坦。
 
    “你们出去!”
 
    曹韦陀淡淡地吩咐了一声,七夫人和九夫人对视一眼,赶紧走出去。
 
    第五夫人犹豫着还想说点什么,第五先生连忙一扯她的衣袖,带了她向外走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看着自己爹娘这番表现,不禁露出自嘲的冷笑,这,就是她的生身父母啊。
 
    “丫头,我再宠你,也别恃宠而骄。否则,你会后悔的。”
 
    “我不喜欢你,从来也没有喜欢过你。”
 
    “那又如何?你父母接受了我的买妾之资,你的终身,由得你决定?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你敢要我,我就毒死你!”
 
    “呵呵,泼辣!我就喜欢你的泼辣劲儿,希望在床上,你也依旧保持这样的风范。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无耻!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胀。红了脸,她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,再如何慧黠,斗起嘴来,哪是曹韦陀这般人的对手。
 
    曹韦陀笑容一敛,沉下脸色道:“你是个聪明的姑娘,应该明白,一切不是你能扭转的。识时务的,乖乖收敛,以后好好服侍老夫,老夫不会亏待了你。如若不然……”
 
    “我喜欢杨冰!”
 
    少女挺起了胸膛,骄傲地宣示:“我已打定主意,今生今世,要做他的女人。”
 
    “那个总是一身伤,半死不活的小子?”曹韦陀的声音有些嘲弄。
 
    “他的伤,都是为我而来!他肯为我挨刀,你做得到?”
 
    “我肯为你花钱!”
 
    “你以为,钱能买到一切?”
 
    “本来,我也以为不能!但是,比你多吃了几十年饭以后,我才明白,没错!钱,就是万能的!”
 
    “你现在的日子好像并不好过,连给自己女人的月例银子都减半了。”
 
    “呵呵,对你这种穷人家的姑娘来说,已经是一步登天成了凤凰。你以为你是金枝玉叶的公主之身吗?醒醒吧!”
 
    “你既然有钱,什么女人得不到?放我走吧!”
 
    “就因为我有钱,所以,现在我想得到你,你就得属于我。”
 
    “冰哥哥一定会来找我,我一定会跟他走!”
 
    “那也得在你,被我占有之后!”
 
    曹韦陀阴笑着转身:“一会儿就要接你过门,给我安份些。否则,你的爹娘不会好过!我会把他们接走,他们明儿能否囫囵个儿的离开,全看你今儿晚上的表现了!”
 
    曹韦陀出了门,板着脸对七夫人和九夫人道:“去,尽快帮她梳妆,准备过门!”
 
    七夫人和九夫人进了门,第五夫妇巴巴地迎上来,讨好地想说些什么。
 
    曹韦陀又一摆手,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把他们,给我带回去,弄进柴房关起来。今儿晚上,我睡了他们姑娘,明儿一早,就放他们走人。如果,他们的女儿不老实,当着我那么多的手下,给我惹出什么丢人现眼的事儿来,我就叫他们人财两空!”
 
    几个打手冲上来,拖起第五夫妇就走。
 
    听曹韦陀这话音儿,如果第五凌若惹出什么麻烦来,他们两夫妇是要退还买妾之资的,而且女儿也不会还给他们,因为买聘书是不可能还给他们的。第五先生竟尔生出些悔意。
 
    他太了解自己女儿的刚烈性子了,早知如此,何必贪图曹家的富贵,女儿真个惹恼了他可怎么办?岂不真要落个鸡飞蛋打?
 
    早知如此,还不如把女儿嫁个小康人家。唔,那个杨姓的小子似乎也不错,听娘子说,还他的传家宝是硕大的一颗宝石,家有如此藏珍,似乎家境也算不错。
 
    曹韦陀命人拉走了第五夫妇,目光一转,忽然看到了站在一旁,未得他吩咐,尚未敢入房的康二班主。曹韦陀眼珠一转,忽地计上心来,他向康二班主问道:“刚刚闯来,欲带我如夫人离开的那小子,你见过了?”
 
    康二班主点头哈腰地道:“是!小的见过。”
 
    曹韦陀点点头,微笑道:“很好,你跟我来!”
 
    ************
 
    “如果,我真进了曹家的门……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凝视着镜中的自己,目光仿佛一团炽燃的火焰,惊艳,但又惊心。
 
    “我不会叫任何人好看!我会让整个曹家,鸡犬不宁!”
 
    七夫人和九夫人正亲手为她梳妆敷粉,描眉画唇,镜中的少女因为妆容,隐隐带出了几分新嫁娘的惊艳与美丽,却因为她冷冽的目光,显得怵目惊心。
 
    已经穿上嫁袍,只能任人摆布的第五凌若,身体固然依旧有些虚弱,但那意志之坚强,却不知令多少已然成年,却依旧柔弱的女子为之汗颜。
 
    “七夫人,九夫人,你们何苦给自己树敌?姓曹的这样都不肯放我,如果我真过了门儿,只要稍显手段,小心奉迎,又有意与你们为敌的话,多多少少,总会给你们惹下不少麻烦吧?”
 
    七夫人停下手中的画眉笔,轻轻叹了口气:“大家都是女子,你的坚贞,令我佩服。可是,正如你所言,我只是……阿郎的一个侍妾罢了,以身色娱人,求一个活路的弱女子,放了你?我们还活得了吗?不得被阿郎活活打死才怪。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听她话风松动,大喜:“你们可以装作被我袭击,受伤晕倒。这样,他再如何着恼,又岂会迁怒于你们。”
 
    九夫人有些讶异不安,惶然看了七夫人一眼。虽说平素里侍妾们之间争风吃醋的,但所用手段不过是竭力奉迎阿郎,枕边酸溜溜地说些旁人的坏话,更出格的事儿,没有人敢做。
 
    宫斗是有的,因为你一旦扳倒了皇后,你就是母仪天下的六宫之主,没人再能把你怎么样。
 
    但宅斗,不过是后人的意淫罢了。根本不可能的,正妻的地位,没有哪个妾敢去挑战,当然,世间之大,无奇不有,偶尔的奇葩现象是有的,但罕见之至。
 
    推脱的办法。
 
    七夫人算是看出来了,眼前这丫头年纪虽小,可是太有主意了。若是由着她这般过门儿,恐怕自己的好日子真就到头了。她若把自己与情郎失散的原因归结于自己,那就凭白树一强敌。
 
    七夫人回头看看,障子门已经拉上,房中除了她们三个,再无旁人,七夫人咬了咬唇,犹豫道:“我可没有救你的解药,你逃得掉?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听她话音儿,便晓得她动心了,连忙说道:“我现在已经恢复了些力气,只消拖延片刻,我自逃得掉。七姐姐,你若肯放我走,大恩大德,凌若没齿不忘。”
 
    七夫人笑了笑,搁下画笔,拿起了铜镜,对第五凌若道:“轻着些儿,可别真打伤了我们,也别刮花了我们的脸,我们,就靠这皮相,讨男人欢心呢。”
 
    九夫人大惊,急忙看向七夫人,七夫人却未瞧她。
 
    九夫人一向没甚主意,跟着七夫人厮混的,虽然害怕,却也不敢多说什么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一听,对七夫人感激涕零,忙道:“凌若怎敢伤害恩人?手下轻了重了也是不妥,姐姐只须睁一眼闭一眼,放妹妹离开,自己作势弄些小伤就好。”
 
    凌若说到这里,感激的泪如泉涌,一下子跪了下来,向七夫人和九夫人重重地磕了三个头,哽咽地道:“凌若多谢两位姐姐,恩同再造,没齿不忘!”
 

相关阅读